如果慕容复能在少室山帮助乔峰对战天下群雄,会有怎么样的故事?

浏览:4894   发布时间: 08月27日

壹、萧峰为救阿紫,带着“燕云十八骑”闯入少林英雄大会。他虽成功从丁春秋手中救出阿紫,但在场的数千豪杰多半与他有仇,少林寺也因误会他杀死玄苦大师,派僧人结成罗汉阵,封锁了下山要道,使萧峰和“燕云十八骑”,几乎陷入绝境。

萧峰三掌击退丁春秋,使中原群豪无不震骇,但有些人认为萧峰的仇人众多,便出言发难,要为亲友报仇。此时虚竹尚未现身,除了“六脉神剑”时灵时不灵的段誉,段正淳也展露出恩怨分明的大丈夫本色,吩咐属下诸人,一旦双方开战,便随自己拼死护住萧峰和十八骑。

慕容复一行人中,公冶乾曾和萧峰比试掌法,非常敬佩他的武功和胸襟。包不同和风波恶经杏子林一战,也对萧峰大有好感。三人跃跃欲试,想要为萧峰助拳,待要请示慕容复,却见公子脸上阴晴不定,不知心中作何打算。

原来,江湖中向来有“北乔峰南慕容”的说法,认为这两人是年青一代武功最高的两个人。慕容复一直认为,自己纵然比不上萧峰,但差距也不会大到哪里去,可今日一见萧峰的武功和风采,不禁有些自惭形秽。想到他曾因玄悲被杀之事为自己分辨,心中又生出几分感激,恨不得马上与萧峰并肩而立,共对强敌。

但转念一想,自己身负光复大燕的重任,怎可为了一时冲动,身陷死地?就算逃脱性命,也得罪了数千中原豪杰,到起事之时,又有谁肯为自己卖命?还不如借着大义的名分,与群豪一起对付萧峰,收揽人心,以作后用。

念及于此,慕容复刚想开口,忽听得人群中有人低声细语,说萧峰杀害恩师和养父母,忘恩负义,人人得而诛之。又想到自己起事时终须亮明鲜卑皇族的身份,与萧峰一样都是外族,又能得到中原豪杰几人的支持?萧峰入辽短短时间,已跃居南院大王之位,日后成就不可限量。如果能交好于他,说不定可以借他的力量,瓜分大宋,完成大业。

此时,距公冶乾向慕容复请示如何行事,才过去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,但慕容复心中已想到了如此多的利害关系,在帮萧峰还是杀萧峰之间来回摇摆。好在他最后终于打定主意,要助萧峰逃过这一劫难。于是他微微一笑,越众而出,面向中原群豪,拱手说慕容复曾得萧峰洗清杀人的冤屈,如此大恩不可不报,请各位见谅。

贰、慕容复作思想斗争的同时,游坦之也因为杀父之仇和嫉妒之心,出言挑战萧峰。丁春秋为了挽回面子,也出来挑衅。萧峰未及回应,见慕容复竟站在自己一边,心道这慕容公子明知自己处于劣势,仍能出手相助,倒是一位难得的大丈夫,不过自己又何必连累于他?于是向慕容复施了一礼,说两个跳梁小丑,萧某还应付得了,慕容公子若有心,便为萧某掠阵,看看在下的手段。

这时,段誉奔了过来,说何必劳烦慕容公子,大哥降妖伏魔,小弟自该在一旁呐喊助威。虚竹见状也走了过来,与萧峰相见。段誉言语机灵,几句话便说清了和虚竹结拜时,将萧峰也结在其中之事。萧峰见虚竹相貌丑陋,但双目神光湛然,显示出极高的内功修为。更重要的是,虚竹能在群敌环伺之下,提出与自己结拜之事,足见他也是一个有情有义的汉子,心中欢喜不胜,提出要和他行结拜之礼。

于是,三兄弟在天下英雄面前重新结拜,连同“燕云十八骑”、慕容复一起,痛饮美酒。接着,虚竹提出丁春秋曾暗算无崖子,杀死苏星河和玄难大师,自己要为他们报仇。星宿海距灵鹫宫不远,因此李秋水和天山童姥同归于尽,将一身功力全部传给虚竹之事,丁春秋早就得到消息,此时见虚竹出现,心中早有退意,见他攻来,竟一把抓住了一旁的段誉,捏住了他的脉门。

丁春秋刚抓住段誉,便觉内力如江河奔流搬倾泻而出。他出自逍遥派,自然知道段誉练了“北冥神功”,便用另一只手弹了几种毒粉过去,却不想段誉食用过“莽牯朱蛤”,万毒不侵。此前,段誉已吸过多人的内力,知道自己这门功夫可以制住别人,如今自己难得发光发亮一次,激动之下,反而将丁春秋紧紧抓住。丁春秋用力挣扎,但越用力,内力流失得越快。无奈之下,便换了一副可怜的神色,用断断续续的话,求段誉放过自己。

段誉为人宅心仁厚,虽不耻丁春秋的为人,但却没有想过要置他于死地,便松开了丁春秋。但丁春秋修炼“化功大法”已久,体内积攒了不少毒素,平日都是靠着深厚

的内力进行压制。今天被段誉这一吸,内力去了七七八八,剩余的内力再也压制不住体内的剧毒,眼见得脸色由红转绿、再转青、转白,最后变得如黑炭一般。他一手捂着喉咙,一手指着段誉,想要说些什么,却最终没能说出来,最后倒地不起,且身体很快消融成了一摊黑水。

中原一众豪杰见了,都是目瞪口呆,心想这丁老怪已如此厉害,却被一个似乎完全不懂武功的小子杀了,还在片刻间就毁尸灭迹,不由骇得说不出话来。段誉见状,急忙摊了摊手,说丁老怪是被他自己毒死,与他并无关系,但众人哪里肯信,纷纷用奇怪且害怕的眼神望着段誉,更有人心生怯意,不愿再蹚围攻萧峰这趟浑水。

再说游坦之,他见丁春秋被段誉儿戏般的杀死,只剩下自己一个人面对萧峰,绝非他的敌手,但想到杀父之仇,以及阿紫对萧峰的依恋,仍大吼一声,向萧峰发动了进攻。两人拆得数招,萧峰便发现游坦之的冰蚕毒掌虽然劲道雄浑,且带有丝丝寒气,但他的招式可谓稀松之极。两人打到第十三招,萧峰便寻了一个破绽,一脚将游坦之的双腿踢断,结束了战斗。

萧峰胜了此局,仰天大笑,说还有哪位英雄不服,速上前与萧峰一战。群雄本就慑于段誉的古怪“毒辣”,如今又见萧峰轻松击败游坦之,更加觉得这兄弟几人实在不好惹。这时,人群中有人大喊,少林为何还不出手,任萧峰这贼子横行无忌。玄慈方丈呼了一声佛号,说少林有意多留萧施主数日,以查明玄苦大师遇袭身亡一事,不知施主是否愿意?

萧峰尚未答话,段誉抢先说,方丈可知有一种易容术,可以将人扮成任何人的模样?玄慈说,确有易容术一事,但我等练武之人,眼光远较常人敏锐,易容之人很难骗过。段誉说,非也非也,一年前在杏子林,丐帮众人中了“悲酥清风”,便是由在下和阿朱姐姐分别扮成慕容公子和萧大哥,救了丐帮一行人等。当时,西夏一品堂几位高手也在,连他们都没发现破绽,大师又作何解释?话音刚落,一个角落里传来一个粗豪的声音,说原来慕容公子是师父您扮的,怪不得岳老三让您表演“凌波微步”,您也能走得出来,哈哈哈哈哈。

叁、玄慈闻言,一时默然无语,心想有如此神妙的易容术在,说不定真的误会了萧峰也说不定。雁门关之事后,自己和汪剑通一直观察着萧峰,知他绝做不出弑师、杀害养父母之事。玄慈正在思索,忽听萧峰问道,当年二十一位高手前去伏击契丹武士,是为了阻止他们抢夺少林秘笈,当时江湖各路高手都去了,不知身为契丹武士目标的少林,派了哪一位高僧前去?

近百年来,少林执武林牛耳,领袖群雄,契丹武士前来夺取秘笈之事,就算不涉少林,少林也不会坐视不理,更何况对方是为了少林秘笈而来。玄慈心中长叹一声,该来的终究会来,也是时候在天下英雄面前,还萧远山一家一个公道。于是他对萧峰说道,你猜得不错,少林的确也派了一人前往,那人就是老衲,也就是你一直追查的“带头大哥”。

接下来,在萧峰等人的诧异之中,玄慈将雁门关一事的来龙去脉,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。最后,他说自己当年误信人言,导致了萧远山一家的悲剧,因此自己愿意承担萧峰做下的一半罪孽。中原群雄一听,少林竟然要维护萧峰,多人生出不忿之色,但形势比人强,也是无可奈何。

玄慈对萧峰说,自己一定会查明杀死玄苦大师和乔三槐夫妇的真凶,然后自断心脉,还萧峰一个公道。萧峰说,万万不可,大师当年如此行事,也是为了黎民百姓。真正该死之人,是那个假传消息之人,不知大师可否告知弟子他的姓名。玄慈叹了一声,当年那人也知自己传错了消息,因此积郁成疾,不久后便撒手人寰。不过说与你也无妨,那人正是慕容公子的父亲,慕容博老先生。

萧峰心中一跳,看了看一旁的慕容复,见他一脸茫然,应对此事并不知情。忽然,萧峰又想起一事,问玄慈方丈,两年前,玄悲大师在大理死于自己的成名绝技“大韦陀杵”之下,而又非慕容公子所为,难道……玄慈闻言,眉头登时皱了起来,望着慕容复,久久未发一言。

时间回到玄慈承认自己就是“带头大哥”的那一刻,不远处的一处树林中,黑衣蒙面的萧远山听玄慈如此说,发出一声冷笑,便想过去揭破玄慈和叶二娘的私情,让他身败名裂。谁知他刚刚纵身跃起数尺,便被一股气流压了下来,接着自己颈后的风府穴已被人按住,动弹不得。接下来,萧远山被人提起,腾云驾雾般的飞向少林寺中,直到藏经阁内,才被放了下来。

藏经阁内已有一人盘膝而坐,看身形和那一身灰袍,正是和自己交手三次、不分胜负的灰衣人。

主营产品:其他塑料制品